<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八一中文網 > 言情小說 > 腹黑霍少如狼似虎 > 第八十五集 霍鈞安的相親對象


              紀初語很頭疼。

              “豪門的故事講起來都比電視劇要精彩,你這種腦子,連片頭曲都活不過,認清現實吧!”葉旭跟夏泉是因為紀初語才熟悉一點,但也不是特別交情深,不太關心!

              他關心的,就是身邊這個丫頭,霍鈞安這么大一個坑,萬一陷進去,萬劫不復。

              葉旭雖然不反對偶爾用點手段給自己爭取點利益,但是其實霍鈞安真的不是很好的選擇!

              之前他開玩笑讓她勾搭霍鈞安,不過是覺得紀小姐沒那個本事!

              沒想到竟然還真給她碰上了!

              在葉旭眼里,韓林軍就是不錯的選擇。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前兩年若不是初語鬧騰的太厲害,未必會有沈婕的事!

              但是,也不能說初語不對,當時所有人都認為她腦子有問題的,鋒芒畢露,壓根不給人留半點情面!

              總之是潑婦型的無理取鬧!

              說起來也不過是因為那時候太簡單,生氣了就一定要討回來!

              可那時候,葉旭知道所有的原因,即使知道初語在發飆,他也沒辦法讓她忍!

              她這種一根筋的脾氣,讓她硬生生打個結忍下來是很痛苦的事,忍出毛病來得不償失!

              那么難堪的事,她能不言不語已經是不容易,還讓她對沈婕和顏悅色?!

              葉旭自問,發生在他身上也未必做的會比初語更漂亮!

              那些負面的新聞后來被韓總壓下來了,也就順勢半藏了她兩年!

              兩年,不算長不算短,雖然這丫頭依然表面嘻嘻哈哈,但是身上那些尖利的刺也給磨去了很多。

              人前她給你表現的都是嘻嘻哈哈沒心沒肺的樣子,可是防備心這么重,卻再是難有人走進她心里。

              是好,也是不好。

              “我從來都很清楚現實!比誰都清楚!”

              紀初語微微閉了下眼,再睜開時漂亮的眼睛里含著促狹,“你是不是特別怕我被男人迷住了荒廢了事業?!”

              “你有事業可談嗎?”葉旭特別不給臉的吐槽!

              “這不慢慢就有了!”紀初語撇嘴。

              “在你紅成一線之前,別說結婚,戀愛你也算了吧!”

              “萬一我到老了都沒紅成一線,那我豈不是要孤獨終老?”紀初語憂桑的問!

              葉旭輕嗤,“你終于看清你自己是個什么貨色了?天天叫囂著天下第一美,美得驚天地泣鬼神,你他媽倒是給我泣個鬼神出來!看看能不能讓你一鳴驚人!”

              葉旭吐槽起人來那也是很要命的,紀初語恨恨的,“我打個比方而已!我肯定會紅的,等我紅了我就換經紀人,把你踢得遠遠的!”

              “你可趕緊把我換了吧!你看看我為你操心操的頭發都白了!”葉旭抓抓自己頭發,前天照鏡子竟然發現有一根白頭發!

              “不用抓了全是黑的!”紀初語哼一聲,她雙臂攀起來坐回去,“等我紅了老了我也去潛個小鮮肉!他負責賺錢養家我負責貌美如花!”

              “敢問,”葉旭鄭重的,“既然他負責賺錢養家,為什么還要被你潛?!腦子進水了嗎?小鮮肉之所以甘愿被潛就是想要紅,紅了后把你踹了!放著外面那么多怒放的鮮花不要,伺候你這個老女人?!哼哼”

              最后一句哼笑,充滿鄙視!

              紀小姐很怒!

              她雖說對愛情沒什么特別的指望,可是傳統觀念里的結婚生子這個環節總是要走一走的!

              看看葉旭這一副她壓根找不到良人的模樣,紀小姐有點憂桑!

              她重新把頭湊向前排,“小旭旭,你準備什么時候結婚?”

              “跟你有關系嗎?”

              “有啊,我要算算看我是給你當伴娘呢還是你給我當伴郎!”

              葉旭翻翻白眼,懶得跟她廢話!

              “你不是說哪天我要真嫁不出去,你又沒結婚的話,你娶我!這話還算數嗎?”

              “算個屁,你可以嫁不出去,但我沒可能不娶,你當老子沒行情!我怕你自殺安慰你的話!”

              “你你你你,你騙我!”泫然欲泣,葉旭連看都不看她,“你找個對你眼淚過敏的去演戲去吧!”

              “你說,你說,你心里的小賤人是誰?!”紀初語不依不饒,抓著葉旭肩膀晃!

              把司機都給逗笑了!

              葉旭氣的頭發都快飛起來!

              ……

              紀初語的二手衣服出手了,她把孫建森要的錢給轉了過去,然后她捐100萬的新聞竟然孫建森也知道了!

              “你有錢捐給別人都不知道補貼給家里?!外面裝好人裝善良,自己家人都不管,紀初語你良心丟到哪里去了?我養了個白眼狼吧!”

              “那錢是公司出的,我要靠工作還賬!這是公司捧我的一個策略,你以為捧個人不花錢的?!公司投資出去捧我,那我也要還賬的!”紀初語半真半假的糊弄孫建森,跟他說實話沒點鳥用,這個人壓根不考慮她的死活,只看能不能從她身上壓榨出油水來!

              “現在難一點,等我紅了有錢了那肯定不會像現在真么難過!我警告你啊,你最好別每次跟我打電話就嗶嗶嗶,還有,對我媽好一點!你要是對我媽好了,我紅了有錢了我該給你養老給你養老,但是你要還這么對我媽,你千萬別祈禱我飛黃騰達,真要有那么一天,你以為我還用聽你在這里嗶嗶?!我刀架在我媽脖子上也得逼著她跟你離婚!她的后半輩子我養,你的后半輩子你自求多福!”

              紀初語聽他說話就滿肚子的火,恩威并施的嚇嚇孫建森,雖然成效不會特別大,但是短期內也能多少管用點。

              而且她老媽的檢測結果出來了,良性的,可以回家休養了,紀初語也算是放心了一些!

              她媽要跟孫建森繼續過,紀初語也沒別的辦法,只能連哄帶嚇唬,別的也不指望,就想他能對她媽稍微好那么一點。

              孫建森雖然嘟嘟囔囔,但紀初語這話多少還是讓他有點念想,別的也沒再說,就掛了電話。

              ……

              回來這幾天紀初語也沒閑著,葉旭拿來一份合同說是之前談的那部電影《日暮蒼山遠》的合約,公司已經給簽了!

              初語是女二,沈婕在里面友情客串一個角色,不收出場費,是為了能讓紀初語演女二!

              “她怎么能這么痛快答應?”紀初語想著宴會上那個侯總好像是提了讓沈婕帶她的要求,但當時沈婕可是一口拒絕了,這才幾天啊!這么痛快就簽了?

              葉旭攤攤手臂表示不知道,“不過今天劉莉丹找我時,譜兒擺的很高!”

              看一眼紀初語,恨鐵不成鋼的,“我他媽看那個老女人的眼色啊,紀初語你能不能讓我也把譜擺起來?!”

              “……”

              在這點上,紀初語是無法反駁的!

              她回來那天韓林軍出差了,紀初語沒見到他,這讓她有個緩沖時間!

              雖然她覺得沒有緩沖時間她也可以坦然面對,不過有時間緩沖更好,可以足夠多的收拾心情。

              “《天外紅河》的發布會是后天吧,你服裝造型都考慮好了嗎?”葉旭問她。

              “嗯,想好了。我簡單點!”

              “簡單個屁!自己不給自己爭取露臉的機會,誰給你爭取?”葉旭直接開罵,他想想綜藝錄制那天她穿的衣服就想踢死她!

              那么好的出境機會,誰不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偏生她一身衣服一點兒特色也沒有,還以為是路人甲!

              紀初語很有理,“一起參加發布會的都是大咖,我打扮的太顯眼了惹人嫌,這不莫名其妙給自己招黑嗎?!”

              “放屁!”葉旭直接戳穿她,“是不是沒錢了?你連件衣服都不舍得投資,別人又怎么會愿意投資你?!沒錢擠出錢也得把這事辦漂亮了!”

              坦白說是的,貧窮讓她抬不起頭來還不想承認!

              葉旭拉著她去試衣服,選的都是大牌的店面,一看上面的標價紀初語就肉疼,現在各種后悔不應該把霍鈞安給她的衣服賣了,最起碼等到發布會結束之后再賣也好!

              “葉旭,我一個小明星,穿衣什么的還是要跟自己的地位搭配起來的,打腫臉充胖子也不好吧!”

              “沒讓你非要大牌,但是要認真對待!”葉旭嘆口氣,“等你紅了就是別人拿衣服求你給穿了!所以這種時候忍一忍!”

              紀初語也曉得,要是禮服嗎還可以租賃,這種發布會的服裝偏日常一些,不好租賃。買品牌衣服啊七天內無條件退換貨,但是吊牌不能剪,穿著現場被發現的話那可要被吐槽死了!

              “旭旭,我們先回去。上次慈善晚會上恒派少東的馬瑞給我名片說是要我給他做代言的,我明天給他打電話,談一談,借用他們的衣服!”

              想到這個,紀小姐簡直兩眼放光了,如果能談個代言順便解決服裝問題簡直不要太合適!

              拉著葉旭出了商場兩人準備回去,穿過地下通道的廣場時,葉旭突然拽住紀初語。

              “干嘛?”

              下頜抬起來,葉旭點向那一側準備乘坐VIP景觀電梯的人。

              紀小姐抬眼看過去。

              霍鈞安?

              他旁邊還站著一位穿淺色休閑職業裝的女士,兩人正在交談,女士臉上掛著微笑。

              男人的黑色西裝和女人的淺色套裝,相得益彰。

              隔著一段不算近不算遠的距離,其實看的也不細致。

              這位女士紀初語覺得有一點點眼熟,又想不起在哪里見過!

              這陣子他都沒給她打過電話,原來是有新歡了呀!

              紀初語偏頭問葉旭,“那位是誰呀?”

              “打聽那么多干什么?還準備斗爭一下?”葉旭嗤一聲。

              紀初語胳膊肘直接搗過去,“放屁!那位小姐你看氣質就知道千金小姐!”

              怎么看都不像是她這種,把霍鈞安當成金主來用的人,斗爭個毛毛!

              “那位是霍鈞安的女朋友嗎?”紀小姐悄聲問葉旭,“你說我不是無意做了第三者插足的事吧!”

              他要是有固定交往的女朋友,她跟他那樣那樣那樣,是不是就,很不道德?!

              紀小姐突然特別認真的在思考這件事!

              葉旭瞅她一眼,低聲,“你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往上撲啊?!紀初語你腦子呢?不是隨便什么肉都能吃!”

              “外界都沒說霍鈞安有女朋友。”

              “他有沒有女朋友非要讓大眾知道嗎?”葉旭輕嗤。

              紀初語抬眼去打量那位氣質優雅的小姐,突然她身邊的男人似乎視線落下來,紀初語匆匆就躲到葉旭后面了。

              躲完了又想到沒用的,霍鈞安他們所在的位置高,她和葉旭站的這地方很有點不適合躲藏,紀小姐推著葉旭,“走走走!”

              她一手挽住葉旭胳膊,另一手拉拉自己頭上的棒球帽,趕緊往前走。

              白彤看身側男人,問,“怎么了?”

              “沒事,你繼續。”霍鈞安拉回視線。

              “大約就是這樣。白家的珠寶產業一直走的都是傳統路線,明星代言店面銷售。也想嘗試不同的宣傳路徑,想看看你這邊有沒有合適的片子做植入。另外,白家的媒體版塊也可以與你合作,具體的合作方式我們可以探討。”白彤簡單的說出她的意向。

              這是父親交待的,不管聯姻能不能行,事業的合作是可以先談的。

              雖然霍鈞安當時明顯的不熱絡讓她有點受傷,但是依然不愿意在父親面前多說他一句不好,替他找了很多理由來推掉兩家老人的安排。反倒讓母親調笑她女生外向。

              其實白彤也不覺得自己有多喜歡霍鈞安,不過是覺得這個男人紳士優雅氣度不凡,是容易吸引女人的那種男人。

              好感大約都是感情發展的起源,總好過一開始彼此瞧不上彼此。

              他們最起碼可以先交際起來,畢竟男未婚女未嫁還是有可以發展的機會。

              “合作的方式多種多樣,但前提是雙方都合適。”電梯下來,霍鈞安擺了個請的手勢讓白彤先進去,他跟著走進去。

              走在前面的女人高跟鞋被絆了下身形有些不穩,男人手臂伸出去扶了一把。

              短暫的接觸,又收回。

              紳士的不得了。

              葉旭伸手在紀初語眼前晃晃,“回魂了!別看了,走了!”

              紀初語收回視線,她雙手抄在口袋里,嘟囔,“我確實不知道他有女朋友!”

              葉旭看她一眼,身邊的這個人好像很糾結,眉頭都難得皺起來,葉旭正想要不要寬慰她幾句。

              就見她突然眨著一雙眼睛,可憐兮兮的抓住他胳膊,“小旭旭,他不準我對外說我跟他的關系,所以我一直沒敢跟你說。而且如果一旦被媒體拍到我們一起,或者出了什么我跟他的緋聞,他都會讓我死的很慘!這是原話!你說是不是就是因為他其實有老婆了所以才……啊……你打我干什么?”

              腦袋被重重拍了下,葉旭瞪著她,“你跟他什么關系?”

              紀初語低頭,性伴侶三個字沒敢說出來!

              “他給你什么資源?!”

              “……”紀小姐認真想了想,低聲,“100萬是他出的!”

              葉旭真想抽她了,“你腦子呢?!你他媽這么多年守著你的處……”

              這實在不是個談話的好地方,路人視線都投過來,紀初語紅著臉一把捂住葉旭的嘴,“我們回去再說!”

              葉旭等不到回去,他拖著紀初語做扶梯上去,直接找了個餐廳要了個包間坐下來,劈頭蓋臉的,“男人不想關系爆出去跟他有沒有老婆沒關系,只是想跟你維持地下情,沒了新鮮感拍拍屁股彼此走人!所以在這期間能拿的能要的盡可能的多,霍鈞安就是年輕了點長的帥了點或許技術好了點,但是跟那些個看上你的年紀大點的導演制片沒什么兩樣!你不愿意走這條路我由著你!但是你要是傻逼的去做賠本的買賣你他媽……”

              葉旭氣的,很生氣,氣到不知道怎么威脅她!

              “他不給怎么辦?”

              “他不給那就磨到他給,你本事呢紀初語?!既然爬了他的床,臉你還要個屁?!”

              紀小姐撇撇嘴,“你說話好有道理!”

              一時沒忍住,葉旭一巴掌又抽丫的!

              “你別告訴我你是迷戀霍鈞安的身體才肯跟他滾!”

              “別說的我跟欲女一樣。”紀初語想要跟葉旭解釋一下她跟霍鈞安這一團亂的關系,想著扯個線頭開始講,卻,腦子一亮,她雙手用力拍在一起,“啊,我想起來了!”

              “什么?”

              “那個女的。霍鈞安的相親對象!”

              “……”

              葉旭額角抽抽著,這他媽雞同鴨講的!

              “那位是新百集團董事長的千金。白彤。”

              紀初語睜著眼,一副有聽沒有懂的樣子!

              葉旭無語的,“各大媒體的幕后老板就是白家。你說你一個混娛樂圈的最起碼跟你自己切身相關的要知道一點吧?!”

              “……”

              霍鈞安有沒有女朋友或者有沒有老婆不是最重要的事,最重要的是如果他有,一旦被媒體爆出去她必然是第三者插足!

              紀初語分析,盛華庭沒有女人的東西,隱婚估計是不可能!

              女朋友,頂多是未婚妻。

              “葉旭。”

              紀初語問,“如果被爆出我是第三者咋整?”

              “爆出來你就徹底涼涼了!所以霍七少說的也沒什么不對,不能被曝光!另外,他若無心捧你,就斷的干凈點!”

              “可是……”

              “沒可是!”葉旭黑著臉,“紀初語,我再提醒你一次,霍鈞安不是你可以肖想的男人,把你腦子里不合時宜的想法給我扔了!”

              在葉旭看來,恐怕紀初語陷進去,畢竟,霍鈞安這樣的男人秀色可餐!

              紀初語不再反駁,她腦子快速轉著想門路,她不是想糾纏霍七少,但是葉旭不知道這個男人多難纏!

              關鍵是,難纏到不可描述!

              紀初語晚上都沒心情吃飯,葉旭點了餐,但是兩人基本都沒怎么動筷子!

              回到家的時候發現鄰居家的施工隊還在工作!

              最近幾天鄰居那邊在裝修,紀初語很煩惱,因為對方晚上也在裝修作業!

              嗡嗡嗡的噪音讓人很是郁悶,相當郁悶!

              她本來就不容易睡眠,有動靜就更難睡了!

              忍了這兩天,在現在這個有些煩躁的夜晚紀初語決定不忍了!

              她敲敲鄰居的門。

              一會兒門被打開,帶著安全帽的施工人員露出臉來。

              “你們不能白天施工嗎?這樣吵的我晚上都睡不著!”紀初語表達她的氣憤!

              “您是902的,紀小姐是吧!您稍等!”然后就聽他朝里面喊了句方言!

              大約意思是,工頭,隔壁902的鄰居紀小姐找你嘍!

              不一會兒功夫里面跑出來一個三十來歲的人,“您是隔壁的紀小姐是吧!不好意思,前幾天我們開始裝修的時候您不在家!”

              “但是現在我回來了,你們打擾到我休息了!”紀初語雙手掐腰,兇神惡煞!

              “我知道哩!”施工頭雙手在身上噌噌,從口袋里拿了一張紙條出來,上面寫著一串號碼,他遞給紀初語,“這個房子的主人著急,我們施工時跟物業協商,爭取了鄰居的意見,對騷擾到的鄰居提供了補償!大家互相照顧一下哩!您剛剛好不在家,所以房主留了電話,您回來了可以跟房主聯系。我們是施工隊,只負責施工的!”

              意思就是他們管不了唄!

              紀初語拿過號碼來,照著手機按下號碼,然后撥出去……撥……臥槽!

              撥出去的瞬間,屏幕上跳出來王七的字樣,嚇得紀小姐立馬就掐斷了!

              施工隊工頭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小姐一時臉色不好看,他頭探過來,“打不通嗎?!”

              “……”

              “……”

              名為王七的電話打

              進來。

              紀小姐看著這名字咧開嘴無聲笑起來,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彩票控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173游戏捕鱼平台 德国pk10计划推荐 11旺线上娱乐 重庆时时 时时缩水ios 时时彩单双全天计划 山东时时抓获 7乐彩推荐号码 篮球经营类网页游戏 永久破解盒子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