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氣血之柱驚僧道
              “氣血凝煞,霸氣沖霄!”

              京都城門,一個滿頭癩子僧袍灰黑看不清本來面目的僧人,和一個跛腳身上道袍同樣邋遢不堪的道人剛剛入城,便被城中突如其來的霸道氣血能量吹了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顧不得周圍行人商旅厭惡鄙夷的目光,他倆癱坐在地看著遠處那一根霸氣十足的氣血之柱,一時心神為之被奪半晌說不出話。

              “和,和尚,那邊,那邊好象就是榮國府吧?”

              跛足道士一臉苦悶,沖著那道氣血沖天之柱所在方向結結巴巴問道。

              “應該,也許,可能就是那里了!”

              癩頭和尚也是一臉苦悶,看著那條筆直沖霄的氣血之柱半晌說不出話。

              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濃濃憂慮。

              他們的主要目標賈寶玉和林黛玉都在那里,還有一干情鬼也偶跟榮國府有或密切或藕斷絲連的關系,可眼下他們真不敢貿貿然過去找虐啊。

              兩人沒有懷疑賈赦的真實身份,畢竟賈赦只是氣血能量驚人,身體實力強悍無比,并沒有涉及到法術等等玄奇之處,而以他兩的實力,也別指望能掐算過去未來,不要說他們就是背后的警幻仙子都沒這能耐。

              “和尚,咱們現在該怎么辦,有那位坐鎮榮國府,咱們連靠近都困難啊!”

              跛足道士一臉郁悶,嘆氣道:“也不知道賈家是不是祖墳冒青煙,竟然出了這么一位狠人!”

              癩頭和尚臉上神色一陣變換,最后狠一咬牙道:“既然榮國府去不得,那咱們就先去找其它情鬼,等以后尋著空擋了再來不遲!”

              “這樣……”

              跛足道人臉上很是意動,嘴上卻是遲疑道:“這跟仙子的吩咐沖突吧?”

              “管不了那么多了!”

              癩頭和尚卻是一臉無奈,郁悶道:“咱們這一身修為得來不易,可不能白白折損在這上頭了!”

              “這個倒是!”

              跛足道人連連點頭,接著道:“再說了,那塊補天石可是被送入皇宮,咱們的能耐也無法直接潛入皇宮不被人現啊!”

              “說得對!”

              癩頭和尚一臉深以為然,最后總結道:“看來這一次只能無功而返了,不是我們不努力,而是情況出乎意料啊!”

              “對對對,情況出乎意料!”

              跛足道人連連點頭,神色‘凝重’道:“就算仙子問罪,也不好拿咱們太過,不然咱們不干了總成吧?”

              “道兄說得好!”

              癩頭和尚滿臉堆笑,兩人一問一答間早已返身出了城門,腳下度不慢很快就消失在路的盡頭,看得沿途行人商旅一陣側目。

              ……

              與此同時,皇宮大內一座偏偏小殿,幾位皇室供奉正盤膝閉目潛修,突然心頭一跳猛的睜眼,六道矯健身影瞬間出了修煉密室。

              “咝,氣血沖天風平浪靜,這是哪位武道強者出世?”

              “看位置,好象是榮國府吧!”

              “肯定是忠勇侯賈赦,沒想到他的武道修為竟然已經強到這等程度了!”

              “哎,以咱們這點修為,要是被他身上的氣血能量沖擊,估計一身修為都得盡毀!”

              “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練出來的,真真恐怖之極!”

              “還是傳信門派,叫他們好好約束門下弟子吧,不然撞到這位手上,不死也得廢修為啊!”

              “……”

              六位白蒼蒼,一身道袍仙風道骨的老道,此時正聚在一處議論紛紛,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心情相當的糟糕。

              任誰身邊住著一位,隨時都能取他們性命強悍存在,心情都好不了。

              所幸皇宮有龍氣庇佑,不用擔心被這股驚人的氣血能量沖撞,否則他們就是想安心打座都不敢啊。

              連奇門正宗修士都被驚得不輕,更別說其他的散修野修了。

              幾位王爺府上,還有那些底蘊悠久的大權貴府中偏僻處,不時傳來噗噗噗的噴血聲,一位位往日里不可一世的‘仙師’,此時卻是精神萎靡滿臉驚恐,看著榮國府上空那道沖天而起的氣血之柱,驚恐之余也是哭笑不得。

              那位忠勇侯吃飽了沒事干么,突然散如此強猛氣血能量干甚?

              幸好他們此時都不是閉關修煉,否則非得走火入魔不可!

              心中腹誹歸腹誹,卻是對忠勇侯賈赦忌憚到了極點,單單氣血能量就能逼得他們吐血不支,真要是正面杠上估計下場絕對凄慘。

              這時候,他們才算明白為何魔教那兩位修士,為何會敗入如此之慘,甚至連反抗之力都無,對上這樣的怪物根本就沒法對抗好吧?

              ……

              賈赦并不知道,他突然釋放周身大半氣血能量,竟然引京都一干修士如此大的反應,甚至還將紅樓原著中十分神秘的僧道兩人嚇走。

              身上的氣血能量一放即收,可就是如此賈敏也被嚇得不輕,一張俏臉煞白一片,心臟撲通撲通瘋狂跳動,剛才從大哥身上突然爆無比威勢,當其沖的她只覺周身氣血都凝固了般,過了好一會才緩過神來。

              “妹妹不好意思,一時沒收走驚到你了!”

              賈赦無奈苦笑,鄭重道:“妹妹盡管放心,揚州那邊我不僅安排了璉兒他們這一趟明面上的人手,暗中也派出了不少的江湖好手!”

              “真的么?”

              賈敏顧不得剛才幾乎窒息的驚恐,聞言一臉驚喜道。

              她可是知道,大哥手下奇人異士不少,哦應該說是江湖上的豪俠不少,在河南時大哥跟當地的幫派關系可不怎么樣,最后那些幫派甚至包括大名鼎鼎的漕幫都老實安分下來,這其中有大哥的恐怖實力鎮壓,也少不得一干實力不俗的江湖俠士相幫。

              “放心就是,除非出現了意外變故,否則真的不用擔心這些!”

              賈赦淡然輕笑,坦然道:“那邊真鬧得過分了,大哥不介意親自過去一趟!”

              話說得輕松,可賈敏卻不由自主俏臉一白,心中既有感動也有不安,她可是知曉大哥出手有多恐怖,耳邊似乎還回蕩著河南百姓的凄慘哭嚎……

              一場慶祝筵席從早熱鬧到晚,還好賈政和王氏夫婦腦子沒壞透,知曉適可而止,慶祝筵席只開了一天,也只請來了親朋好友,不然動靜鬧得太大真以為都察院的御史是擺設不成?

              可就是如此,榮國府這次依舊成了權貴圈子的笑話。

              堂堂榮國府嫡長孫女,三等將軍的嫡長女,竟然參加宮中小選,一直熬到二十二才出頭,而且只是一個嬪位榮國府便高興成那樣,好象賈氏元春做了皇后一般。

              要不是顧忌忠勇侯的面子,只怕彈劾賈政不知所謂的折子,已經將當今的御案塞滿了。

              當今聽聞消息,也是一陣目瞪口呆,而后便是冷笑連連,榮國府的當家人蠢點好,要是太過精明的話他還要擔心呢。

              自覺有了元春和賈政一家子牽制忠勇侯,當今一時心情輕松特意在賈嬪那里住了幾晚,頓時引來后宮醋海生波新的一輪爭斗開始。

              賈元春卻是一點不知道危險已然臨近,正沉浸于皇帝的寵愛之中不可自拔,同時心中也是傲氣自得不已,半月之內一連召來母親三次會見,這等破壞內宮規矩之事更是惹得一干后宮大佬震怒。

              要不是當今親自叮囑皇后和四妃,要她們不要找賈嬪的麻煩,只怕此時賈元春就要倒血霉了。

              這些后宮破事,自然不可能引起賈赦的注意,只是賈元春也不知道聽了她母親什么話,竟然在之后的一月時間里,連連召喚忠勇侯夫人張氏以及賈瑚嫡妻楊氏,還有賈璉嫡妻王熙鳳如宮覲見。

              張氏回來后對賈赦抱怨,元春太不知好歹,只是一個嬪位占了一座宮殿不說,行為舉止都大有不妥之處,言語間一副趾高氣昂的架勢,明里暗里要求忠勇侯府多多照顧她父母。

              “不用理會,就當是小女孩的糊涂話就是!”

              賈赦卻是不以為意,淡然道:“元春被老太太和她母親給養歪了,一門心思鉆進富貴眼中,不吃足了苦頭是清醒不過來的!”

              “不會有事吧?”

              張氏還是心軟,盡管她十分不滿元春趾高氣昂的態度,可怎么說元春也是她看著長大的,自然不可能說無視就能真的無視。

              再說,如今賈元春已是后宮妃嬪,一舉一動不僅代表她個人,也代表了整個京都賈氏,一旦出了問題整個賈氏家族都得倒霉。

              “無妨,有我在只要她不是弒君,當今都會留幾分顏面的!”

              賈赦卻是看得很開,反而叮囑張氏道:“元春我倒是不擔心,倒是璉兒媳婦的心性不足,很容易被皇宮的富貴迷花了眼,在元春的慫恿下做出什么不當之舉,你仔細著點!”

              “哼,妾身不會叫璉兒媳婦拖璉兒后腿的!”

              張氏臉色一冷,她對王熙鳳諸多不順眼,要不是自家二兒子堅持,她才不會允許王熙鳳這個王家人進門。

              如今聽得賈赦提醒,仔細一琢磨王熙鳳最近的言行舉止,臉色頓時變得冷肅起來,心中對王熙鳳十分瞧不上眼,一點子眼力介都沒有……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彩票控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重庆时时小概率 PK10计划APP 竞彩足球害死多少人 街机电玩捕鱼抢红包 捕鱼达人2单机下载 新时时彩几点开奖 山西泳坛夺金规则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走势 三分赛车计划资金 黑圣手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