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六百九十七章 敲打(求個推薦票)
              揚州城幽州軍臨時營地,帥帳。八 一中文網 ? w?w?w?.81zw.com

              “宇文化及,你怎么會出現在王二他們身后?”

              林沙目光冷厲如冰,好似兩把冰刀直刺宇文化及心窩,沉聲質問。

              王二跟石龍回來后,第一時間便將與羅剎女的交手情形,還有意外出現的宇文化及,以及宇文化及手下打手當了先鋒結果倒霉被全滅的事兒說了一通。

              林沙懶得多想宇文化及為何參合了一腳,直接把這廝招來二話不說直接喝問,一點都沒給其留什么情面。

              “笑話,我堂堂禁軍總管,出行難道還要向征北大將軍你請示不成?”

              宇文化及雙目圓瞪寸步不讓,連連冷笑道:“至于什么王二王三的,本將軍根本就不認識!”

              刷!

              剛剛還坐在帥案之后的林沙,下一瞬間便已出現在宇文化及身前,就好象瞬間移動一般。

              “林征北,你想干什么?”

              宇文化及大駭,根本就沒料到林沙說動手就動手,根本就沒有一絲征兆。

              還沒等他作出反應,只見一只蒲扇大掌迅在眼前放大,更讓他驚駭的是無論他躲向何處,好似都逃不出這只蒲扇大掌的掌握。

              林沙出手如電,不容宇文化及閃躲,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像擰小雞一樣將他提了起來,湊到眼前冷笑道:“此行我是正你為副,宇文將軍你說說要不要向我匯報啊?”

              “你,你,你,林沙你不要欺人太甚!”

              宇文化及一張俊臉漲得通紅似欲滴血,眼神噴火恨不得殺了眼前可惡的家伙,可讓他心驚的是不知為何渾身舒軟無力,不要說體內真氣就連身體都難以動彈分毫,只能任由林沙肆意施為毫無反抗之力。

              “我欺人太甚又如何?”

              林沙眉眼輕挑,一雙銳目卻好似兩柄利劍,直愣愣捅在宇文化及心窩子里。冷笑道:“你們宇文閥有本事就和老子開戰,沒那膽子的話就老實聽話,做好本分事情老子才懶得理會你去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

              “……”

              宇文化及雙眼噴火,真恨不得殺了眼前這廝。可開戰的話他卻真開不了口。

              他是宇文閥年輕一輩第一人不假,也是下任宇文閥閥主的最有力人選也不假,可現在他還不是閥主嘛,根本做不了整個宇文閥的主。

              他要是真腦子一熱喊了出來,估計最后得就他們幾個親兄弟硬扛林沙的滔天怒火和瘋狂打擊了。

              宇文化及心里門而清。知道林沙這廝早就憋著勁找茬呢,他可不能傻呼呼上套,不然最后丟臉的還是他。

              再說了,隋帝楊廣已經確定了下江南的計劃,宇文閥的動作也開始加快,眼見勝利就在眼前,這時候節外生枝跟林沙鬧翻,真不見得是什么好事。

              “征北大將軍,放我下來!”

              宇文化及是個徹徹底底的政客,盡管此時心頭怒火熊熊。卻依舊不得不強行忍耐,目光死死盯住林沙的蒲扇大手,沉聲說道:“你要一個解釋,我就給你一個解釋!”

              “這才叫識實務者為俊杰,別以為你那些小動作我不知道,只是懶得理會而已!”林沙輕輕一笑,隨手一扔就像扔垃圾般,將身形高大的宇文化及扔了出去。

              砰!

              宇文化及狼狽之極的趴倒在地,感覺手腳力氣恢復,體內真氣又重新受到控制后。利索的翻身而起,心中對林沙卻也更為忌憚。

              “那羅剎女竟然在刻意打探石龍的消息,不知道征北大將軍清楚不?”

              腦中轉悠著各種念頭,在林沙的強悍壓力面前。宇文化及實話實說道。

              “這個我自然清楚!”

              林沙眼中精光閃爍,用探究的眼神上下打量臉色坦然的宇文化及,輕笑著說道:“可這,干你屁事?”

              石龍可是揚州地下世界的霸主,羅剎女那么明目張膽的打探他的消息,想不引人關注都難。更不要說石龍本就刻意在打探羅剎女的行蹤。

              只是,林沙卻是不知道,宇文化及突然插手進來是怎么回事?

              這廝不僅親自出馬,還派出了不少好手圍追堵截,據王二所言他趕到之前,已有十幾位宇文化及手下好手死在羅剎女之手。

              等他們趕到與羅剎女大打出手之時,要不是石龍及時現了宇文化及的行蹤,同時堵在半路上將其牢牢牽制的話,看他的摸樣顯然有親自出手的打算。

              莫非,宇文化及的目的是……

              “哼,〈長生訣〉在石龍手里的消息,連陛下都花費了十幾年時間才查到!”

              宇文化及臉色難看,林沙這混蛋真是太不給面子了,昂挺胸冷哼道:“那羅剎女一來便直奔石龍而去,顯然應該知曉〈長生訣〉的事情!”

              “哦,照你這么說,你準備親自出手,就是為了搞清楚羅剎女如何知曉石龍手里有〈長生訣〉的?”

              林沙滿臉不屑嗤笑出聲,眼睛一瞪怒道:“給我說實話,小心我再動手啊,這次可沒剛才那么客氣了!”

              “林沙,你不要太過分啊!”

              宇文化及眼中怒火熊熊,咬牙切齒怒喝道。

              “過分又如何?”

              林沙眼睛一瞪,大踏步前行渾身氣勢猛然噴薄而出,身上骨節一陣噼里啪啦清脆作響,實在寒磣得緊,蒲扇大手一揚便準備給宇文化及一個深刻教訓。

              嗖!

              宇文化及臉色大變,身形一閃便直躍帥帳門口,滿臉惱怒怒喝出聲:“我就是想從羅剎女口中知曉,高句麗在大隋腹地的情報網到底有多大!”

              說著,好象生怕林沙蠻不講理找茬似的,身形再次一閃已消失不見,不過數個呼吸功夫,便聽宇文化及遠遠傳來的聲音:“林征北,今日之恥它日定當雙倍奉還!”

              “只怕宇文將軍你沒這份實力啊!”

              林沙悠然的聲音,好似在宇文化及耳邊輕語一般,把剛剛縱身飛躍遠離帥帳近百丈,已到了臨時營地大營門口的宇文化及,驚得一頭冷汗屁都不敢再放一個,運使輕功頭也不回飛遠離這危險之地。

              “將軍,接下來咱們該如何行事?”

              待宇文化及離開后,全身包得跟粽子一般的王二,還有挺直腰桿滿臉滄桑的石龍先后進來,滿臉恭敬尋求下一步指示。

              “繼續找那羅剎女,我看她身上還有其它秘密!”

              返回帥案之后落座,伸手示意兩人隨便,而后才慢條斯理笑道:“不然,以宇文化及的深沉心機,又怎么可能親自出手?”

              “他剛才不是說……”

              王二想也沒想脫口而出,不過話一出口就后悔了。

              “你豬腦子啊,他說什么你就信什么?”

              林沙沒好氣笑罵出聲,磚頭沖著一直默然不語的石龍問道:“石龍,你說說這位突然出現的高句麗,羅剎女到底是什么用意!”

              “猜不出來!”

              石龍沉吟片刻搖了搖頭,實話實說道:“我對高句麗那邊的武林情況不熟,不過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路數!”

              林沙輕輕點頭表示贊同,當然不是什么好路數了。

              出來便以楊公寶藏的秘密,引得數方勢力暗中出手,如今連宇文化及都被卷了進去,這種陽謀就算明明知曉也無可奈何。

              而后又跑來揚州,目的明確直接尋找石龍的下落,不用想肯定也是直指〈長生訣〉而來,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禍害。

              而以大隋此時與高句麗的惡劣關系,羅剎女突然出現在揚州,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說不定她就是打著霍亂江南武林的主意而來。

              嘿嘿,竟然把主意都打到他的頭上來了,林沙說不得還要親自出手,將這位高句麗弈劍大師傅采林最喜愛的大弟子一舉擒拿。

              “猜不出來也就算了!”

              他大手一揮,不在意道:“嚴密監視眼周各處,一旦現羅剎女的蹤跡,叫手下弟兄不要打草驚蛇,石龍你負責出手拖住羅剎女,要是能將之拿下自然更好,拿不下也得給我親自出手爭取時間!”

              說到這兒,他嘿嘿冷笑出聲,也沒理會滿臉震驚的王二跟石龍,似是自言自語又似說給二人聽一般:“揚州城接下來的局勢,可能不太穩當,都給我打起精神來,不管是何方牛鬼蛇神想要鬧騰就給我狠狠的削!”

              王二一臉苦悶,眼下他這種情況根本沒法參合這種事情,只能坐在一旁老實聽著,此時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拍鬧門趁林沙歇口的功夫,急忙說道:“將軍,我這次遇到羅剎女之時,還碰到了兩個小子跟那羅剎女在一起,都被我帶了回來,將軍要不要親自見一見?”

              兩個小子?

              林沙心頭一動,立刻想到了豬腳雙龍,不得不感嘆這兩家伙果然氣運蓋天,沒有〈長生訣〉作為引子,依舊與羅剎女撞上,真是讓人好不無語。

              “算了,你自己去問吧,我沒什么興趣!”

              林沙擺了擺手,一臉風輕云淡。

              他確實對雙龍沒啥興趣,雙方之間的身份地位,以及武力值上的差距實在太大,大得他都沒興趣跟雙龍結交。

              再說了,他堂堂的征北大將軍,此時江都隋軍第一人,跟兩個街上混混接觸,簡直就是不務正業自掉身價,沒必要還會惹來一身騷……(未完待續。)

              ps:    繼續碼字,時間太晚就不在凌晨更了,早上八點到九點還有一更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彩票控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安卓版百人牛牛飞机游戏 75秒快3开奖 大乐透9+3中2+1多少钱 手机游戏破解软件 破解极速时时软件 江西新时时彩论坛 象棋巫师竞技场什么水平 秒速时时选结果 天津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双色球蓝球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