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五百二十章 看到了什么?
              這,怎么可能?

              鳩摩智眼睛睜得老大,臉上全是不可思議驚駭之色,目光之中一只沙鍋大鐵拳越來越大最后布滿整個眼眸。八一中◎◎文網§ ?? w-w-w.81zw.com

              砰!

              林沙這一拳著實兇猛,不僅轟碎了火焰刀氣編制的大網,還以勢不可擋之勢重重轟在鳩摩智的匆匆攔截于胸前的交叉雙臂上。

              鳩摩智胸口一悶,一口鮮血噴出身子好似被投石車拋出的巨石,從墓道門口一直飛到了數十丈外的另一頭墻角。

              “慕容博這老家伙溜得倒快!”

              轉過身來,看到墓道對面突然多出的一道小門,林沙淡然輕笑不以為意,只是眼神玩味看向咳嗽著起身的吐蕃國師。

              “施主好武功,小僧受教了!”

              鳩摩智雙掌合什低下腦袋,掩飾住了眼中的怨恨,他被慕容博臨陣脫逃的行徑給惡心到了。

              “明王自便,我四下看看就成!”

              林沙沒了繼續動手的心思,擺了擺手一臉淡然,順著偌大的墓室慢悠悠轉了起來。

              “小僧多謝施主留手之恩!”

              鳩摩智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瞬間壓下心頭疑惑不解,倒也沒有懷疑林沙拿話哄他,輕輕咳嗽幾聲又吐口一口青紫淤血,神色這才緩緩恢復如常直奔墓室中的棺淳而去。

              “哈哈,果然如此,少林七十二絕技都收藏在此!”

              之前他跟突然暴起難的慕容博大打出手時,便已察覺到了棺淳中藏有書籍,打斗之時還刻意將慕容博引來,此時一看棺淳中整整齊齊擺放七十二本秘籍,不是少林七十二絕技又是什么?

              心頭高興,迫不及待取出還沒看過的那數十本秘籍,興致勃勃觀看起來,一點都沒在意在附近溜達的林沙。八一中文№◎網?  w、w-w、.-8-1`z、w、.-c-o-m-

              實力到了他們這種程度,說話行事都有自身準則,不會輕易違反免得在心中留下莫大破綻。影響了以后的前進之路。

              此時的鳩摩智疑心沉迷于追求強大的力量,對于中原絕學自是向往不已,根本就沒弄清主次之分,他一個出身密教的家伙學中原道家又或者佛門武學。真的合適么?

              林沙暗自搖了搖頭,在心中劃了大大一個叉。

              可能是天地靈氣濃厚許多的緣故,天龍世界的武功威力,明顯比射雕以及神雕世界要強多得,但在林沙心中此時的鳩摩智只比神雕時初次登場的金輪法王強上一線而已。比之后期實力突破至龍象般若功第十層的金輪法王還有所不如!

              不談武功威力,單單對自身所學武功的執著上,鳩摩智就遠遠不如金輪法王。起碼金輪無論受到何種挫折失敗,都從未想過另學其它神功絕學,而是一直努力修煉期望能夠達到龍象般若功的更高境界!

              老實說,中原佛門跟密宗武學完全就是兩個體系,除了在核心理念上都是追求成佛做祖之外,為了達到最終目的所使手段完全是兩碼事。

              鳩摩智不僅學了道門正宗絕學小無相功,還學會了少林好幾門絕學,眼下更是癡心妄想將少林七十二絕技納入掌中。真真被鬼迷了心竅不知所以!

              難怪數十年前與慕容博相遇之時便已達到一流水準,又獲贈數門少林絕學,鳩摩智如今的武功雖已達絕學卻連后晉小輩喬峰都不如,貪多嚼不爛的道理放在武學修習上很是適用。

              不僅僅鳩摩智有這樣的問題,慕容博和蕭遠山都有這方面的漏洞。

              怎么說,林沙都跟天龍四絕交過手,平心而論慕容博和蕭遠山的內力最高,鳩摩智的手段最為難測,喬峰無論內力還是招式威力都最小,可他的展潛力卻是最大。以他‘戰神附體’的特性,真要拼命估計最后無論是慕容博和蕭遠山,還是鳩摩智都得跪,獲勝的一定是喬峰!

              眼下。?¤ 八一中文?網 ◎?◎ w、w、w-.-8、1`z`w.com鳩摩智在武學的歧路上越走越遠,林沙根本就沒必要把他當作什么威脅,自然也就懶得多做理會。

              他對慕容家的參合指和斗轉星移確實好奇,怎么說都是北宋初年的江湖級高手慕容龍城所創。

              怎么說慕容龍城和逍遙子,還有睡仙陳傳都是同一級別高手。

              林沙暗自估量,起碼不比自己眼下的實力差。或許,可能,也許更強也說不定,他們幾乎都是將內功修煉到了極致的典型代表。

              這樣的牛人創出的絕世神功,每一門都是了不得的智慧精華,就如不走尋常路直接開辟中丹田精氣海,可以吸納外來真氣的北冥神功一般。

              “棺材里除了少林秘籍,還有沒有其它秘籍?”

              粗粗在墓室轉悠了一圈,林沙沒有絲毫現也不氣餒,腳步悠閑走到墓室中央的巨大石棺前,好奇問道。

              “林施主,除了少林七十二絕學秘籍之外,卻是沒有其它現!”

              鳩摩智戀戀不舍合上手中秘籍,掃了一眼石棺搖了搖頭肯定道。

              “讓我看看!”

              林沙也不多說,腳尖輕輕一挑摔得四分五裂的最大一塊石蓋跳起,順著巧勁在空中打了個滾而后又輕輕巧巧悄然落地,竟是沒出半分聲響。

              “林施主好功夫!”

              鳩摩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林沙顯示的這一口對內力的精妙掌控,實在讓他心神震蕩大嘆不如。

              “雕蟲小技而已,上不得大雅之堂!”

              林沙輕笑搖頭,腳下動作不停,凡是稍微大一點的碎裂石蓋他都不肯放過,輕輕挑起輕輕放下沒有絲毫文字圖案。

              在石蓋上沒有絲毫現,他又輕身縱躍凝立石棺邊沿,目光一掃四面棺壁也無任何異常,鳩摩智立即手忙腳亂將少林七十二絕學秘籍搬起,讓林沙看清楚干干凈凈的石棺,也是毫無收獲。

              “也許慕容家的家傳絕學,都是有父子口授相傳?”

              見林沙一無所獲,鳩摩智好意提醒道。

              “不可能!”

              林沙斷然否決,輕聲解釋道:“想慕容家這樣的世族后裔,最是看重家族傳承,像參合指和斗轉星移這樣的家傳絕學,一定會認真記錄下來,免得父子口耳相傳出了什么意外的話,家族后代連翻身余地都沒有!”

              “施主說得有禮,可惜小僧沒法幫忙!”

              鳩摩智眼中精光一閃,低頭繼續翻閱手中秘籍,不在言語。

              “無妨,我隨便看看,找到了固然可喜沒找到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輕輕擺了擺手,林沙一臉淡然語氣十分平靜。

              “施主好心性!”鳩摩智隨口敷衍了句不再開口。

              幽靜的墓室一下子便得安靜異常,只有鳩摩智翻書時的紙張嘩啦響動,還有兩人極為悠長綿密的輕聲呼吸再無它音。

              輕笑著搖了搖頭,林沙神態悠閑好似旅游觀光一般,漫無目的在慕容家偌大的墓室空間中來回游蕩,走到哪里就是哪里并無一定之規。

              來來回回在空蕩蕩的墓室之中轉了幾圈,不要說不起眼的陰暗角落,就是高達數丈的墓室頂板他都沒有放過,一一仔細觀察了數遍還用力拍打一番,可卻依舊沒有絲毫收獲。

              時間一晃而過,大半個時辰就這么過去了,見一直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林沙頓時失去了繼續下去的心思。

              慕容家的參合指和斗轉星移雖好,可對于他來說不過他山之石而已,有沒有其實并不打緊,只是心中好奇又橋好有這個機會一看究竟,心頭一動便跟著尋了過來,要說對他有多重要卻不見得。

              “明王我先行一步離開,你繼續!”

              搖了搖頭熄了繼續尋找下去的想法,林沙也沒有什么失望的情緒,只當夜晚出來看了個風景,隨意沖著仔細觀閱秘籍的鳩摩智打了聲招呼,也不等吐蕃國師有何反應便悠然朝慕容博離開的小門走去。

              “林施主這就要走了嗎?”

              見林沙神色淡然意已離去,鳩摩智卻是不敢一人獨自留下,誰知道慕容博那家伙是不是隱身暗處,他單獨一人的話確實沒把握能夠打得過慕容博,更不要說他之前還被林沙一拳轟得五臟六腑移位,到現在臟腑還隱隱作痛難受得緊!

              “又沒有尋到想要的東西,再不走留在這兒睡覺么?”

              林沙腳下不停,聲音平平緩緩在偌大墓室來回激蕩,配合漆黑空擋的環境確實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氛圍。

              “施主慢走,小僧也要離開了!”

              鳩摩智也是狠人,知道留在這里討不了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取出一個小包袱,將石棺中沒有看完的秘籍全部打包拿好,拍拍屁股轉身向來時墓道走去,輕笑著告辭道。

              他可沒忘記,之前還跟慕容博聯手準備拿下林沙。

              別看林沙一副大度摸樣,誰知道心中是何想法?

              他剛才在墓室也是沒法,干不過人家只得老實待著,眼下既然要離開了自然不希望身邊跟著位是敵非友的級高手!

              “哈哈,你這吐蕃和尚當真不老實!”

              林沙輕笑搖頭,閃身進了慕容博離開時的小石門,順著一條小小墓道前行不過十丈,眼前空間一闊來到了一處面積不大,有石床石桌石凳的一處靜室,不經意間抬頭頓時渾身一震:他看到了什么?(未完待續。)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彩票控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秒速时时是国家开的 北京快乐8奇偶走势图 极速赛直播 秒速时时彩单双计划 数据分析中的常用图表 ag捕鱼王3d 最可靠的投注平台 河南体彩管理官网 用手机买黑彩网警抓吗 重庆时时破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