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安排
              ps:  求月票

              跟著神雕進入幽暗的山洞……

              這洞其實甚淺,行不到三丈,已抵盡頭,洞中除了一張石桌、一張石凳之外更無別物。★八一★■中文?網www.81zw.com ■

              神雕向洞角叫了幾聲,林沙見洞角有一堆亂石高起,極似一個墳墓,這就是一代奇人獨孤求敗的墳墓么,也真夠孤獨簡陋的。

              若有所思一抬頭,洞壁上果然寫得有字,只是塵封苔蔽,黑暗中瞧不清楚。打火點燃了一根枯枝,伸手抹去洞壁上的青苔,果然現出三行字來,字跡筆劃甚細,入石卻是極深,顯是用極鋒利的兵刃劃成。看那三行字道:

              “縱橫江湖三十余載,殺盡仇寇,敗盡英雄,天下更無抗手,無可柰何,惟隱居深谷,以雕為友。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下面落款是:“劍魔獨孤求敗。”

              咂了咂嘴,感覺獨孤求敗這逼裝得確實牛。

              什么叫敗盡英雄天下更無抗手?

              按說獨孤求敗所在時代,應該正是北宋末期。

              別的不說,那幾位天龍時代遺留下的級高手,獨孤求敗對手了不一定干得過。少林無明僧,天龍四絕中的慕容博和蕭遠山,還有段譽和虛竹和尚,哪一個不是驚天動地的級高手?

              黃藥師他們都基本活過百歲,千萬不要懷疑天龍時代遺留下級高手們的頑強生命力,斗酒僧都有可能是虛竹,其壽數之長難以想象。

              無名僧的境界可能比不上百歲之后的張三豐,卻也不會差得太多,老張都足足活了一百五十來歲,無名僧就算不如也應該有百三四十歲的壽數。

              北宋末期正是天下風起云涌的時候,梁山水泊,道藏黃裳,還有道人林靈素等等,都是攪動一番風云的綠林豪強或者級高手。獨孤求敗也不知道跟他們又沒有過接觸,就號稱天下再無抗手?

              不要說什么綠林與江湖不是一個圈子的,到了朝代末期綠林跟江湖怎么可能脫得了關系?

              四大寇之一的方臘有明教作為后盾,與之齊名的田虎。▲八?一中文▲▼網www.81zw.com ?王慶還有宋江手下,哪沒有聞名江湖的絕頂高手存在?

              總之,他感覺獨孤求敗有些裝,心態也很有些問題,尼瑪在江湖上找不到對手了。就金盆洗手老老實實待家里頤養天年得了,當然帶著神雕隱居山林也不是不成,沒必要說這種天下無敵的大話。

              “咝,好霸氣好威風啊!”

              林天平跟楊過他們進了山洞,順著林沙的目光和火把看到墻壁上霸氣凜然的話,頓時一個個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思議。

              “劍魔獨孤求敗,怎么以前從沒聽過這個名字?”

              郭芙撅著小嘴嘀咕道,左右望了望看向武氏兄弟跟楊過。

              “別看我,我們哥列也從沒聽過這名號!”

              武氏兄弟連連擺手,作為大理段氏一脈出身。多少知道寫江湖秘聞以及武林典故,怎么說他們父親武三通以前都當過大理御林軍統領一職,可謂位高權重能夠知曉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我也從沒聽過!”

              楊過搖了搖頭,他的出身也不差,楊康雖然很少跟他提什么金國要事,但一些武林趣聞卻是沒少聽,也沒聽聞‘劍魔’大號。

              “爹,這位劍魔獨孤求敗什么來頭啊?”

              林天平也沒聽過這號人物,很有些不爽的詢問老爹林沙。

              “應該是徽宗時代絕頂高手,至于更多的爹也不清楚!”

              林沙輕笑著搖了搖頭。目光凝視那三霸氣側漏的話,身子微微一震沒有說話,感受到一股凌厲劍意撲面而至。

              還來?

              他心中那個怒啊,暗道還有完沒完了?

              可不管如何。八一?★▲中?文網www.81zw.com ▲感受到那三排劍鋒銘刻的大字,識海中的紫色云團猛然震動翻滾,好似受到了莫大刺激一般似乎要沸騰起來。

              所幸這次沒有出現一柄柄利劍,只是感受到強烈的威脅自生反應。

              “爹,爹,爹你怎么了?”

              林天平第一時間覺不對。父親好似被施了定身法一般,一動不動站立于刻字墻壁前,就像進谷時那般頓時心頭一沉急呼出聲。

              “怎么啦怎么啦,林伯伯又進入之前那種狀態了?”

              楊過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急忙拉住欲上前搖醒父親的林天平,勸道:“林師兄不要亂動,讓林伯伯自己醒來!”

              “對對對,楊師弟說得不錯,還是等父親自己醒來為好!”

              林天平猛然驚醒,擦了把額頭驚出的冷汗,連連點頭稱是一臉后怕。

              他可是知道,要是父親在關鍵時刻被他突然打斷,可能會出現意料之外的變故,要是父親因此受創可就不美了。

              武氏兄弟和郭芙卻是驚得半天都不敢出聲,這情況實在太過詭異,在他們眼中實力強悍的林伯伯,自從進山這什么劍魔谷后,接連出現兩次眼下情況。

              有古怪,一定有古怪!

              三個沒有經歷過什么風浪的少年男女,心頭暗暗寒,互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怯意和擔憂。

              神雕卻是沒有理會這些,只低下腦袋看著那堆亂石堆就的墳墓,眼中露出濃濃的緬懷之意。

              ……

              凝!凝!凝!

              給我凝!

              林沙卻顧不了那么多,心神全部沉浸于識海之中,指揮那團受了刺激不斷翻滾沸騰的紫色云團,猛然向內緊緊收縮。

              尼瑪的,之前在進谷之時出了岔子,還可以說措不及防,可是他明明知曉獨孤求敗在山洞里刻有字跡,心中早就做好了防備,卻依舊沒能防住受了影響,這情況就不能不引起他的高度警覺。

              同時他也現了自身的漏洞,那就是觀想出的浩蕩紫氣,實在太過分散,不說抵抗那幾乎化作實質的利劍,就是如今山壁字跡散的凌厲劍意,便能震得他識海一陣沸騰,這說明什么?

              說明識海中觀想出的浩蕩紫氣太過分散,根本就敵不過獨孤求敗隨手施為帶上的凌厲劍意!

              既然知道了問題出在哪兒,他想要改進就十分簡單了。

              識海中的紫色云團,在他的指揮向不斷向內壓縮凝聚,顏色越來越深,到了后來甚至都出現了一抹黑紫之色。

              紫色云團在凝聚壓縮之時,也在不斷做著劇烈旋轉,一大塊紫色云團到了最后,幾乎凝聚成實質化的紫色薄紗,凝立于識海深處做無規則旋轉運動。

              而就在紫色云團凝聚壓縮到一定程度,山壁上字跡帶給他的凌厲之感,竟突然消失不見!

              下一刻他緩緩睜開眼睛,眼中露出一絲掩飾不住的喜悅,他的嘗試成功了!

              果然現代那句流行語說得好,濃縮才是精華啊!

              這一刻他只覺精神前所未有的清明,一點都沒有之前在谷口時,識海受震的難受感覺。

              腦子轉動度都快了許多,以前一些隱晦不清的念頭這一瞬間全都明了于心,好似踏入一種十分奇妙的狀態之中。

              沒有理會旁邊滿臉擔憂的兒子以及楊過幾小,再次集中注意力將心神全部投入識海之中,混沌深處一團紫色物事好似橡皮泥一般,不斷變幻成各種古怪的形狀,卻又不停旋轉做著無規則運動。

              看著這一情景,林沙心頭突然一動,想到了這些年一直苦苦追尋的觀想之道,腦中靈光一閃冒出一個大膽想法,要是能夠成功的話,說不定他以后的武道修煉之路將會是一片坦途。

              當然,精神領域的修煉可不是說著好玩的,一個弄不好后果嚴重。

              他自是不會再沒做好完全準備之前亂來,再說他腦中也只有個模糊計劃,能不能成另說,起碼也得花費不斷時間將計劃完善,不然一頭扎進去出了問題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下一刻,他已徹底清醒過來,回頭沖著兒子以及楊過幾小微微一笑以示安慰,而后指著那堆亂石壘起的墳墓,輕聲道:“先不要說話,給前輩高人鞠個躬再說!”

              說著,對著獨孤求敗的亂石墳墓微微鞠了一躬。

              不管心中對獨孤求敗的武功師傅服氣,起碼修煉觀想之法的前路,卻是獨孤求敗所遺精神烙印刺激而來,鞠個躬沒什么大不了的。

              林天平和楊過對視一眼,雖然心中有千言萬語,此時卻什么都說不出口,老老實實跟在林沙身后給亂石墳墓鞠了個躬。

              “好了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還是先出去!”

              沖著神雕輕輕點頭,林沙不待滿腹疑惑的幾小開口,大手一揮直接出了不算深的大洞。

              “有什么話等會再說,先聽我把話說完!”

              在山洞外頭找了處空曠平地,揮了揮手示意神雕不要打擾,而后把幾小招至身前,滿臉嚴肅鄭重道:“接下來一個月時間,咱們都會住在劍魔谷,我和神雕都會給你們展開特訓,你們幾個要有心理準備哈!”

              什么,特訓?

              除了林天平之外,楊過,還有武氏兄弟以及郭芙都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好象聽錯了的表情。

              “你們那是什么表情?”

              林沙沒好氣笑罵出聲:“想要在終南會武上大放光彩,之前的山林適應訓練還遠遠不夠啊,只是開胃菜而已……”(未完待續。)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彩票控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福建时时彩快3 ag只要提款马上就追杀 36选7近50期开奖结果 万能麻将辅助器免费 飞鱼彩票开奖 nemeziz19评测 河北时时中奖比例 长春酒店小姐 王者捕鱼现金版 pk10保赢投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