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五百一十八章 小富即安的劉備
              水鏡先生司馬徽和龐德公,最近明顯感受到了,來自州牧府的冷淡和疏遠……

              他們本就是隱士性子,對此倒是不以為意。

              可當他們的文章,三番五次被代表荊州最高學術水平的《荊州文報》拒絕,兩位隱居名士慌了。

              因為大將軍的胡亂攪合,這個時代已經徹底變了摸樣,不再是名士掌握最大話語權的時代,他們也需要不時通過報紙發聲,以確保自身在文壇和民間的影響力。

              不然,真有可能隱著隱著,就把自己給隱成無人問津的存在,就連名士頭銜都保不住。

              別看兩人都沒入仕,可人脈卻是相當廣泛,很快就通過朋友的關系,知曉了具體原因,州牧對諸葛亮和龐統前往雒陽求學不滿!

              “劉荊州有些小家子氣了!”

              龐德公很是氣憤,對著好友水鏡先生司馬徽郁悶道。

              “人之常情,換了我也會不高興的!”

              司馬徽倒是看得開,搖了搖頭說道。

              “接下來咱們怎么辦,總不能繼續這樣下去吧!”

              龐德公眉頭緊皺,他雖然無心仕途,卻不希望自己在文壇的影響力消失。

              “只能拿孔明的信件幫忙了!”

              司馬徽苦笑,又拿出諸葛亮寫給他的信件,將其中很肯呢感會引法不好聯想的話去除,然后通過朋友的關系,直接送到劉表案前。

              “這是,諸葛孔明寫給水鏡先生的信?”

              劉表臉色嚴肅,輕輕放下厚厚一疊信紙,沉聲問道。

              信中透露的內容,叫他心情相當沉重。

              作為荊州牧,他看待問題的目光,自然跟諸葛亮,還有司馬徽等人不同。

              諸葛亮暫時只看到了公學的某些好處,對于學生各方面能力提升的驚奇,其它的也就是對儒家學派的擔憂。

              水鏡先生司馬徽也差不多如此,他更關注的還是學術爭端,至于其它的暫時沒有注意。

              可劉表不同,執掌荊州二十來年,可謂治政經驗豐富,不管外人對他的看法是守成之犬,還是有為之君,但他的能力確實不俗,這是誰都無法否認的。

              他從諸葛亮的信中,看到了大將軍治下的勃勃生機,還有源源不斷出現的各方面人才,心頭忍不住一陣發寒。

              只要一想到,大將軍通過公學體系,可以源源不斷培養需要的人才,心情就一下子變得相當不美妙。

              再看荊州州牧府,想要人才還得先打聽對方名頭大小,然后還要看看其出身如何,再確定其是否有出仕之念,最后才是州牧府隆重之極的聘任。

              相比大將軍府這種源源不斷生產人才的方式,州牧府的手筆簡直就是笑話。

              只是……

              作為大將軍的鄰居,劉表又是個有能為之輩,他其實早就看出公學體系的不凡,很早就有了模仿的心思。

              尤其當公學體系,源源不斷培養出人才的時候,他的這種想法越發熱切。

              不管是想要有所作為,還是不甘心被大將軍越拉越遠,又或者青史留名的需要,反正他在幾年前就提出了在荊州,鼓搗自己的公學體系。

              可惜,這樣的想法剛一提出,便受到了來自世族豪強,以及名士大儒方面的強烈反對,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劉表不是傻子,哪能不清楚反對者的心思?

              無論是世族豪門,還是名士大儒依舊還是老一套想法,不過就是想要掌控輿論,壟斷知識,牢牢霸占話語權罷了。

              只是可惜,跟著大將軍做鄰居,他們想要扎牢籬笆都難。

              隨著紙張的大量出現,以及印刷機關的發明,書籍的價格越發低廉,低廉到普通百姓家庭咬咬牙,也能買得起的地步。

              南陽郡來自大將軍轄區的書籍已經賣瘋,盡管地方世族好強嚴防死堵,也檔不住各種模仿公學的私塾遍地開花,他們還不敢鬧得太過,以免引來大將軍府的不滿和責難。

              也就是荊州腹地情況好些,可依舊有大量來自大將軍治下的廉價書籍充斥各地,根本就堵不住。

              民間的識字率開始顯著提升,這些都是書籍和報紙之功。

              可惜,劉表無法徹底繞過他的最大支持力量世族豪強,強行將公學體系建立起來,只能白白錯過徹底把名字銘刻在荊州史料上的機會,也錯過了讓荊州更進一步的機會。

              之前對公學具體的情況一知半解,可通過諸葛亮的書信,他此時對公學培養的人才,有了更加清晰和深刻的認識,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

              實干之才!

              從諸葛亮的信中,他看出了公學體系培養出的人才,都是實干方面的好手。

              盡管他素喜清談,卻也知曉州牧府的真正根基,還是在于一批實干之才的存在,才有了荊州眼下的發展和實力。

              可大將軍治下的公學體系,培養的就是這方面的人才。

              通過信件內容可知,就是諸葛亮這樣進學半年的新丁,如今也對農業和水利工程知之甚詳,這點荊州同年齡段的所謂新秀絕對比不上。

              哎……

              劉表無奈之極,感覺有心無力,他的年紀大了,沒了壯年時的充沛精力,也不想跟世族豪強把關系搞僵,就算明知公學體系是個好玩意,卻也只能放棄不用,心情相當糟糕。

              年紀到了,管不了那么許多,只是希望下一任荊州牧不要犯傻才好。

              看了眼案頭上了書信,他開口解除了對司馬徽和龐德公的禁令,這種感覺還是相當不錯的,以前清高自許的名士大儒,現在在他跟前卻是不敢有絲毫怠慢之意,否則荊州明面上絕對不會出現其人的任何消息。

              要是沒了話語權,所謂的名士大儒也就那樣,這一點劉表還是看得很清楚的,他也做得相當不錯。

              眼下,他還有一樁頭疼是,那就是繼承人的選擇問題。

              大兒子劉琦,還有小兒劉淙,他不知該選誰是好。

              大兒性格軟弱沒有主見,又跟劉備劉玄德那廝交好,要是大兒以后繼承了州牧之位,怕是用不了多久荊州就得落入劉備之手。

              小兒劉淙完全被世族綁架,只怕一上位便有可能被賣了,直接讓荊州成了大將軍治下的一州。

              不管是大兒接位還是小兒得勢,最后都保不住荊州這份基業,叫劉表郁悶得只想吐血。

              可如果真沒選擇的話,他寧愿讓大將軍得了便宜去,也不想把荊州讓劉備占了,他對劉備的觀感實在不佳。

              要不是大家都姓劉,都是漢室宗親,他還懶得收留這樣的野心家。

              別以為他不知曉,劉備暗地里的小心思和小手腳,他執掌荊州二十來年,要是連這點掌控力都沒有,豈不白活了?

              ……

              劉備并不知曉,州牧劉表對自己十分忌憚,很想把自己給趕出荊州。

              盡管沒了曹操的威脅,大將軍也沒有入侵荊州的意思,可他還是被安排到新野駐守,名義上自然是幫忙看護荊州門戶,實際上劉表是不愿他有機會深入結交荊州權貴。

              能從一介屁民,于天下局勢動蕩之際,發展到手下將士數萬,擁有太史慈這等超一流強者,還有管亥和武安國這兩位一流好手,以及韓當這樣的二流顛峰好手輔佐,又豈是易與之輩?

              坐鎮新野也有好處,大將軍治下的商品流入荊州,大部分都得通過新野,劉備只是收取很少的過路費,便足以養活手下數萬將士。

              近十年無戰事,劉備還搞出了軍屯之事,只靠新野小小之地的田地,還有從南陽采購的糧食,不僅沒有沒有餓著甚至還逐漸積累了足夠的糧食儲備。

              只是,這樣的太平日子過久了,實在很是消磨將士們的意志。

              盡管劉備和手下大將對將士們的訓練抓得很緊,可模仿大將軍治下的退役制,手下人馬已經退役了差不多一般老兵,新加入的將士沒見過血,難免戰力不足叫人憂心。

              劉備有雄心做出一番事業,可惜天下局勢穩當得很,根本就沒他多少發揮余地。太平日子過得久了,嬌妻美妾還有子女環繞的生活,真的很容易消磨雄心壯志。

              不要說他,就連手下太史慈,管亥,武安國還有韓當都娶妻生子,過著平安富足的生活,眾人的雄心壯志也是一減再減。

              剛開始自然是匡護漢室重振河山,想成為云臺二十八功臣那樣的存在,可是太平日子過久了,劉備的心思已經從一國之主變成了一州之主,甚至到現在已經成了一郡之主了。

              而太史慈等人的想法自然也跟著變化,他們跟著劉備的步子走,只要劉備還是一方之雄,他們的好日子和榮華富貴就少不了。

              不管劉備是一國之主還是一州之主,就算只是一郡之主他們都無所謂,反正最后都少不了他們的好處。

              只是,新野只是一個小小縣境,太小了點滿足了不他們的心愿。

              劉備也是不滿的,所以他才刻意跟大公子劉琦把關系搞好,想等劉琦上位后,弄個皸守當當。

              很顯然,他這種想法劉表不知,不然也不會對他太過忌憚和防備了。

              只是一位大才的突然出現,卻是改變了劉備一行小富即安的心態……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彩票控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31福建31选七开奖结果今天 吉林时时走势图 冠亚套利原理 重庆时时 手机棋牌作弊器 内蒙11选5前三值最大遗漏 欧洲哪支球队实力最强 平安彩票安全吗 单机捕鱼达人2 吉林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