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四百一十二章 豫州刺史出手了
              有了西凉名士阎忠加盟,林沙终于享受到了东汉末年群雄争霸之时,诸侯霸主们的待遇。

              不过,?#34892;?#20107;情他必须交代在前头……

              “阎先生,?#38405;?#30340;实力,不管是在官场还是民间,都能混得滋润潇洒,这点你要明白!”

              豫州刺史府中院凉亭,林沙笑眯眯说着,右手不着痕迹轻轻往下一按,露出一个指纹清晰可辨的掌印。

              一股热风吹拂,片片粉尘随风起舞向远方飘荡。

              阎忠瞳孔微缩,点头轻笑道:“君侯好本事!”

              ?#20843;?#20197;,某对单纯的造反不敢兴趣!”

              眯缝着眼睛,林沙悠然笑道。

              “哦,不知君侯意欲何为?”

              阎忠倒也不急,与林沙接触虽只短短数日,却也知晓这位绝对不是什么老实的主,对朝廷和皇帝也无丝?#26519;页?#21487;言。

              纵观其晋升之路,无不是依靠实打实的功劳所得,可以说朝廷对其并无多少?#20040;Γ?#19981;过是一种另类的利益浇灌罢了。

              正因为看清楚了这点,阎忠心知林沙绝对会在以后某个时候暴起发难,将已经腐朽不堪的大汉王朝推倒在地。

              “就算推翻了大汉又如何,换一个家族执掌天下权柄,然后再过几百年又来一?#20301;?#26435;更迭?”

              林沙嗤笑,双目炯炯射出两道凛然精光,冷声道:“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某可没什么兴趣玩这样的把戏!”

              阎忠心头震动,惊声道:“君侯大才,某不?#38712;?#30691;!”

              此时还不是后世经历诸多朝代更替,能够看出黄泉更替规律的牛人,可以说没有几个。

              就算心中存了这样的念头和想法,最多也就是一个模糊念头。

              哪像林沙深知其中原由,历史变迁尽在心中,说出来自然震撼人心。

              “先生谬赞了!”

              林沙轻笑摆手,悠然道:“大汉朝廷不就是如此,两百前年就算没有王莽篡位,刘氏王朝也要出现巨大变故!”

              阎?#39029;?#21535;半晌,点头探道:“君侯一语中地!”

              “阎先生可知,为何如此么?”

              林沙轻笑出声,摆了摆手接着?#23454;潰骸?#29579;朝更迭自有原因,先生以为如何?”

              “君侯的意思是,世家豪族?”

              阎忠不是傻子,只稍稍沉吟便想明其中关键,脸色微变沉声反问。

              林沙笑而不语,悠然道:“有多少土地就能出多少粮食,这个数目是一定的,可百姓丁口却是连年增长,等到了丁口数量超过了粮食产量!”

              说到这儿,他住口不言,可话中之意傻?#21491;?#21548;得明白。

              阎忠满脸沉重,凝声道:“又有世家豪强囤积土地聚集粮食,百姓的生活越发艰难困苦,最后不得不……”

              说到这儿他说不下去,伸手做了一个砍人的动作。

              果然是聪明人,一点就透。

              林沙没有继续这个沉重话题,笑道:?#20843;?#35859;在其位谋其政,某?#28909;?#20570;了豫州刺史,便要做一番对豫州百姓有益之事!”

              阎忠拍掌笑道:“善,君侯一定要算上某一份!”

              “这是自然,到?#22235;?#36825;等实力,感悟天地自然领悟法则为要,妄起刀兵并非好事!”

              林沙感慨道:“某对发展民生,凝聚民心,教化百姓更?#34892;?#36259;!”

              阎王眼睛大亮,哈哈笑道:?#25353;四?#22307;人之道王霸之基也,君侯果然高明!”

              ……

              沉寂了数月之后,豫州刺史府终于有了大动作。

              分布在谯县周围几座俘虏大营的黄巾俘虏,在数千冠军的监视指?#19978;攏?#25343;起工具开始了修?#21453;?#30631;的活计。

              同时吩咐各郡和各国,要他们提供足够的钱粮物资,等修路大军?#20808;?#21508;地之时调用。

              豫州官场一片大哗,这是要他们掏钱?#22303;?#30340;大事啊,怎么连个口信都不给,实在太过分了吧?

              过分吗,一点都不过分!

              不等豫州各郡太守各国国相有所异动,林沙一纸命令将他们召到磁史衙门开会,在会做了?#20384;?#35201;求,并且指定了责任人,一旦在期限内完不成任务,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对于刺史林沙如此强硬态度,两位郡守和四位国相都相当不满,私下里沟通一番?#24613;?#38451;奉阴违,看刺史林沙到时如何收场。

              林沙如何收场?

              自然是雷厉风行叫他们滚蛋了!

              一月之后,雒阳朝廷降下调令,数位不肯配合的郡守和国相,要么因为?#38712;?#26505;法直接关入囚车送去雒阳,要么直接调离前往交州这样的地方做官。

              新来的郡守国相有了前车之鉴,自然不敢怠慢刺史林沙的吩咐,迟滞了一月之久的全州修?#21453;?#30631;的活计,开?#24613;淶盟?#30021;快捷。

              林沙始终都秉承一个信念:要想富,先修路!

              豫州要发展,良好的交通?#32431;?#26159;必不可少的?#24067;?#22522;础!

              之前的数月沉寂期,林沙已经将整个豫州九十七县大致走了一遍,对辖区内的道路?#32431;?#30456;当不满。

              就连官道都是坑坑洼洼行走不便,更别说县境道路,乡村道路?#32431;?#26356;是糟糕之极。

              而整个豫州辖区在现代河南南部、今淮河以北伏牛山以东的河南东部、?#19981;?#21271;部、江苏西北角及山东西?#36758;恰?br />
              下辖颍川郡、汝南郡2郡,梁国、沛国、陈国、鲁国四国,县九十七个。

              辖区面积广阔,比之后世的一省之地还要大上许多,又是地处中原腹心之地,粮食产量以及各种特产多种多样,还有手工产品也是相?#26412;?#24039;,一看就是相当有市场的货色。

              可因为道路问题,乡间的许多特产只能白白浪费,不能给当地百姓带来多少益处。就算某些好东西,像是山珍野味之类,也都被地方豪强以极低价格收下,几乎所有好处都让地方豪强拿走,百姓自身所得尽?#36824;?#33145;。

              林沙以豫州刺史部名义修?#21453;?#30631;,就是想打破这种蛮横的经济垄断。

              只要道路畅通了,为了收获更大的利益,想来勤劳的百姓,肯定不介意多走上一些路程,在城镇或者集市将手头特产卖掉,而不是白白浪?#35328;?#23665;林,?#21482;?#32773;便宜了地方豪强。

              本来修?#21453;?#30631;之事,对百姓的好处是?#26657;?#20294;得好处更多的却是地方豪强,他们掌握了地方大半资源,自然能够通过更加通顺的道?#26041;?#20043;变成钱粮等物。

              正因为看到了确实的好处,地方豪强不仅没有阻碍工程大军修?#21453;?#30631;,甚至?#24618;?#21160;承担了部分接待活计,帮助工程大队将自家地盘上的道路桥梁早早修缮完毕,好叫他们能够尽快得到好处。

              半年后,等到两郡四国之间的官道?#27807;?#20462;缮完毕,林沙没像后世?#21069;?#24324;什么通车仪式之类的花?#26657;?#30452;接在每条官道重要位置设卡收?#21834;?br />
              税?#27663;?#24403;之低,十五税一!

              可就是如此,也引来豫州地方豪强一片轩然大波。

              尼玛,他们手中的商队以前出?#29275;?#22312;豫州地界可是从来都没有交过税的!

              一直都存心观望的豪强家主,眼见时机不错,立即暗中联络,齐奔谯县所在的豫州刺史府,想要豫州刺史给个说法。

              ?#38712;?#20040;,官府花了这么大力气修缮官道和桥梁,难道收点子好处也不成?”

              刺史府正堂,看着一干满?#22330;?#27668;愤’的豪强家主或者家族代表,林沙眼神犀利冷声开口。

              在座心?#21152;?#25968;,也没哪个有实力跟林沙对视,被他犀利的目光扫过,就像刀子的身上切划一般难受,个个心惊脸上神色却是不动分毫。

              果然都是不好对付的角色!

              “以前没这惯例!”

              立即就有豪强家主开口反?#25285;?#26519;沙探眼一看,是鲁国张氏族长。

              “还有哪位觉得没有这个惯例,不想交钱的都站出来!”

              林沙没有理会那厮,轻笑着扫了众人一眼,慢悠悠?#23454;饋?br />
              林沙这是什么意?#36857;?br />
              一干豪强家族家主和代表面面相觑,不知林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是一时噤声不?#20197;?#35328;。

              “这是刺史府的决定,已经上报朝廷得到?#39318;迹 ?br />
              林沙轻笑着说道:“诸位散了吧,有什么事一月后再说!”

              一月后说什么?

              一干豪强家主和代表满头雾水面面相觑,却是不敢多说什么,纷纷起身告辞离开,心理却像是压了块巨石般憋闷得慌。

              新来的刺史林沙怎么这样,完全不?#21050;?#36335;出牌啊,叫他们商量好的?#24613;?#20840;部泡了汤,还一点苗头都?#24187;?#30528;,叫他们心头惴惴不知所措。

              且等等吧,看新任刺史林沙想做什么,然后在做出应对之策也不迟!

              很快,他们就知晓刺史的手段,有多卑鄙恐怖了。

              鲁国出?#21482;?#24062;余孽,刺史闻?#19969;?#22823;惊失色’,急忙调派手头两千兵马,由小将徐晃率领直扑过去。

              到了鲁国,徐?#25991;?#20986;刺史命令,要求国相配合实行军事管制,所有交通要道全部派兵驻守,只许进不许出,所有一起望来物事都必须经过官军的严格盘查和搜索。

              这下,整个鲁国的豪强傻眼了,官军把几条主要官道一封,他们倒不是一下子活不下去了,而是官道不通,让他们手下的商队损失惨重,很多有时限的货物白白砸在手里不说,每一天单是腐烂?#20154;?#32791;就足够叫他们心痛的了。

              可往常与官府勾结的手段不好用了,前来封锁道路交通的官军,根本就不买鲁国官府的帐啊……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彩票控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leon里昂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设计师 柏林赫塔对云达不莱梅比分 巴黎圣日耳曼号码 快乐8开奖视频画面图 海底总动员背景 王牌战士下载地址 灰熊vs公牛 多特蒙德主场望远镜 76人对猛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