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四百一十二章 豫州刺史出手了
              有了西涼名士閻忠加盟,林沙終于享受到了東漢末年群雄爭霸之時,諸侯霸主們的待遇。

              不過,有些事情他必須交代在前頭……

              “閻先生,以某的實力,不管是在官場還是民間,都能混得滋潤瀟灑,這點你要明白!”

              豫州刺史府中院涼亭,林沙笑瞇瞇說著,右手不著痕跡輕輕往下一按,露出一個指紋清晰可辨的掌印。

              一股熱風吹拂,片片粉塵隨風起舞向遠方飄蕩。

              閻忠瞳孔微縮,點頭輕笑道:“君侯好本事!”

              “所以,某對單純的造反不敢興趣!”

              瞇縫著眼睛,林沙悠然笑道。

              “哦,不知君侯意欲何為?”

              閻忠倒也不急,與林沙接觸雖只短短數日,卻也知曉這位絕對不是什么老實的主,對朝廷和皇帝也無絲毫忠誠可言。

              縱觀其晉升之路,無不是依靠實打實的功勞所得,可以說朝廷對其并無多少用處,不過是一種另類的利益澆灌罷了。

              正因為看清楚了這點,閻忠心知林沙絕對會在以后某個時候暴起發難,將已經腐朽不堪的大漢王朝推倒在地。

              “就算推翻了大漢又如何,換一個家族執掌天下權柄,然后再過幾百年又來一次換權更迭?”

              林沙嗤笑,雙目炯炯射出兩道凜然精光,冷聲道:“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某可沒什么興趣玩這樣的把戲!”

              閻忠心頭震動,驚聲道:“君侯大才,某不及遠矣!”

              此時還不是后世經歷諸多朝代更替,能夠看出黃泉更替規律的牛人,可以說沒有幾個。

              就算心中存了這樣的念頭和想法,最多也就是一個模糊念頭。

              哪像林沙深知其中原由,歷史變遷盡在心中,說出來自然震撼人心。

              “先生謬贊了!”

              林沙輕笑擺手,悠然道:“大漢朝廷不就是如此,兩百前年就算沒有王莽篡位,劉氏王朝也要出現巨大變故!”

              閻忠沉吟半晌,點頭探道:“君侯一語中地!”

              “閻先生可知,為何如此么?”

              林沙輕笑出聲,擺了擺手接著問道:“王朝更迭自有原因,先生以為如何?”

              “君侯的意思是,世家豪族?”

              閻忠不是傻子,只稍稍沉吟便想明其中關鍵,臉色微變沉聲反問。

              林沙笑而不語,悠然道:“有多少土地就能出多少糧食,這個數目是一定的,可百姓丁口卻是連年增長,等到了丁口數量超過了糧食產量!”

              說到這兒,他住口不言,可話中之意傻子也聽得明白。

              閻忠滿臉沉重,凝聲道:“又有世家豪強囤積土地聚集糧食,百姓的生活越發艱難困苦,最后不得不……”

              說到這兒他說不下去,伸手做了一個砍人的動作。

              果然是聰明人,一點就透。

              林沙沒有繼續這個沉重話題,笑道:“所謂在其位謀其政,某既然做了豫州刺史,便要做一番對豫州百姓有益之事!”

              閻忠拍掌笑道:“善,君侯一定要算上某一份!”

              “這是自然,到了某這等實力,感悟天地自然領悟法則為要,妄起刀兵并非好事!”

              林沙感慨道:“某對發展民生,凝聚民心,教化百姓更有興趣!”

              閻王眼睛大亮,哈哈笑道:“此乃圣人之道王霸之基也,君侯果然高明!”

              ……

              沉寂了數月之后,豫州刺史府終于有了大動作。

              分布在譙縣周圍幾座俘虜大營的黃巾俘虜,在數千冠軍的監視指派下,拿起工具開始了修路搭瞧的活計。

              同時吩咐各郡和各國,要他們提供足夠的錢糧物資,等修路大軍趕去各地之時調用。

              豫州官場一片大嘩,這是要他們掏錢掏糧的大事啊,怎么連個口信都不給,實在太過分了吧?

              過分嗎,一點都不過分!

              不等豫州各郡太守各國國相有所異動,林沙一紙命令將他們召到磁史衙門開會,在會做了嚴厲要求,并且指定了責任人,一旦在期限內完不成任務,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對于刺史林沙如此強硬態度,兩位郡守和四位國相都相當不滿,私下里溝通一番準備陽奉陰違,看刺史林沙到時如何收場。

              林沙如何收場?

              自然是雷厲風行叫他們滾蛋了!

              一月之后,雒陽朝廷降下調令,數位不肯配合的郡守和國相,要么因為貪贓枉法直接關入囚車送去雒陽,要么直接調離前往交州這樣的地方做官。

              新來的郡守國相有了前車之鑒,自然不敢怠慢刺史林沙的吩咐,遲滯了一月之久的全州修路搭瞧的活計,開始變得順暢快捷。

              林沙始終都秉承一個信念:要想富,先修路!

              豫州要發展,良好的交通狀況是必不可少的硬件基礎!

              之前的數月沉寂期,林沙已經將整個豫州九十七縣大致走了一遍,對轄區內的道路狀況相當不滿。

              就連官道都是坑坑洼洼行走不便,更別說縣境道路,鄉村道路狀況更是糟糕之極。

              而整個豫州轄區在現代河南南部、今淮河以北伏牛山以東的河南東部、安徽北部、江蘇西北角及山東西南角。

              下轄潁川郡、汝南郡2郡,梁國、沛國、陳國、魯國四國,縣九十七個。

              轄區面積廣闊,比之后世的一省之地還要大上許多,又是地處中原腹心之地,糧食產量以及各種特產多種多樣,還有手工產品也是相當精巧,一看就是相當有市場的貨色。

              可因為道路問題,鄉間的許多特產只能白白浪費,不能給當地百姓帶來多少益處。就算某些好東西,像是山珍野味之類,也都被地方豪強以極低價格收下,幾乎所有好處都讓地方豪強拿走,百姓自身所得盡夠裹腹。

              林沙以豫州刺史部名義修路搭瞧,就是想打破這種蠻橫的經濟壟斷。

              只要道路暢通了,為了收獲更大的利益,想來勤勞的百姓,肯定不介意多走上一些路程,在城鎮或者集市將手頭特產賣掉,而不是白白浪費在山林,又或者便宜了地方豪強。

              本來修路搭瞧之事,對百姓的好處是有,但得好處更多的卻是地方豪強,他們掌握了地方大半資源,自然能夠通過更加通順的道路將之變成錢糧等物。

              正因為看到了確實的好處,地方豪強不僅沒有阻礙工程大軍修路搭瞧,甚至還主動承擔了部分接待活計,幫助工程大隊將自家地盤上的道路橋梁早早修繕完畢,好叫他們能夠盡快得到好處。

              半年后,等到兩郡四國之間的官道徹底修繕完畢,林沙沒像后世那般弄什么通車儀式之類的花招,直接在每條官道重要位置設卡收稅。

              稅率相當之低,十五稅一!

              可就是如此,也引來豫州地方豪強一片軒然大波。

              尼瑪,他們手中的商隊以前出門,在豫州地界可是從來都沒有交過稅的!

              一直都存心觀望的豪強家主,眼見時機不錯,立即暗中聯絡,齊奔譙縣所在的豫州刺史府,想要豫州刺史給個說法。

              “怎么,官府花了這么大力氣修繕官道和橋梁,難道收點子好處也不成?”

              刺史府正堂,看著一干滿臉‘氣憤’的豪強家主或者家族代表,林沙眼神犀利冷聲開口。

              在座心偶有數,也沒哪個有實力跟林沙對視,被他犀利的目光掃過,就像刀子的身上切劃一般難受,個個心驚臉上神色卻是不動分毫。

              果然都是不好對付的角色!

              “以前沒這慣例!”

              立即就有豪強家主開口反駁,林沙探眼一看,是魯國張氏族長。

              “還有哪位覺得沒有這個慣例,不想交錢的都站出來!”

              林沙沒有理會那廝,輕笑著掃了眾人一眼,慢悠悠問道。

              林沙這是什么意思?

              一干豪強家族家主和代表面面相覷,不知林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卻是一時噤聲不敢再言。

              “這是刺史府的決定,已經上報朝廷得到允準!”

              林沙輕笑著說道:“諸位散了吧,有什么事一月后再說!”

              一月后說什么?

              一干豪強家主和代表滿頭霧水面面相覷,卻是不敢多說什么,紛紛起身告辭離開,心理卻像是壓了塊巨石般憋悶得慌。

              新來的刺史林沙怎么這樣,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叫他們商量好的準備全部泡了湯,還一點苗頭都沒摸著,叫他們心頭惴惴不知所措。

              且等等吧,看新任刺史林沙想做什么,然后在做出應對之策也不遲!

              很快,他們就知曉刺史的手段,有多卑鄙恐怖了。

              魯國出現黃巾余孽,刺史聞訊‘大驚失色’,急忙調派手頭兩千兵馬,由小將徐晃率領直撲過去。

              到了魯國,徐晃拿出刺史命令,要求國相配合實行軍事管制,所有交通要道全部派兵駐守,只許進不許出,所有一起望來物事都必須經過官軍的嚴格盤查和搜索。

              這下,整個魯國的豪強傻眼了,官軍把幾條主要官道一封,他們倒不是一下子活不下去了,而是官道不通,讓他們手下的商隊損失慘重,很多有時限的貨物白白砸在手里不說,每一天單是腐爛等損耗就足夠叫他們心痛的了。

              可往常與官府勾結的手段不好用了,前來封鎖道路交通的官軍,根本就不買魯國官府的帳啊……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彩票控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三分pk10计划在线 搜狗彩票是什么 俱乐部足球服 678彩票网黑客户的钱 时时计自由的百科天堂 足彩19072期任九推荐 重庆快乐十分 腾讯五分彩软件下载app 老重时时走势图 福利彩票乐透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