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武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零二十章 為傳武道費思量
              李公甫穿越到這個世界十幾年了,一身武藝驚天動地,就算比之天地間的頂級大能都不遑多讓,可以說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這個世界所能允許的極限!

              他對人間帝王權力沒啥想法,一身武藝達到了此世顛峰,能夠吸引他的東西已經少之又少,恰好將自身武道傳承下去,成為世間顯學成了他此時的興趣愛好,同時心中隱隱知曉如此對他大有裨益。

              開山之祖,總能得到些非同尋常的好處,當然前提是要活得夠久才成!

              而眼前年齡最大不超過十歲的孤兒,正是他武道傳承的最好種子,等到他們成長起來后,可以想見他傳下的武道將出現大興盛之相。

              像是這樣的孤兒,六扇門從七年前便開始秘密收羅,并且在秘密營地培養,作為六扇門的骨干后備力量。

              此時頭一批訓練的孤兒已經差不多快要成年,目前最為六扇門底層捕快,已經被分散到整個江南的六扇門各分部之中,猶如泉水注入汪洋一般悄無聲息,一點都沒引起外界和六扇門內部發覺不對。

              封建時代,因著生產力和交通不遍,甭管什么盛世或者亂世,各地都少不了孤兒流民之類的存在,只是數量多少而已。

              大齊雖然很像兩宋,卻是不像兩宋那般因為擔心流民作亂,便將流民大肆收入廂軍養起來,最后搞得朝廷財政出現極大困難不得不改革。

              如此,方便了六扇門暗中行事,七年時間起碼收羅了五千以上的適齡孤兒,雖然每日訓練十分艱苦,卻也算是做了大大的善事。

              六扇門的人員構成比較復雜,因為六扇門是新興衙門,自然談不上什么底蘊,剛開始是以李公甫手下那票練拳有成的心腹捕快為班底,加上各地衙門里的捕快為基干組建而成!

              民間有句俗話,車船店腳衙無罪也該殺!

              從此可見衙門公差大部分都是老油子,慣會偷奸耍滑又喜欺壓良善大肆斂財,有些黑了心腸的甚至不惜與人勾結坑害無辜,總之各種不堪叫人觸目驚心。

              李公甫成立六扇門以后,從各地衙門的捕頭開始定時定期培訓,增強他們的業務能力和紀律性,卻也很難改變衙門里的各種陋規陋習。

              這些老公差要用也要防,在這七年時光里他沒少招收良家子進入捕快隊伍,已稀少公差里老油子的數量,可如此一來又容易被外部勢力滲透。

              盡管他其實并不在意六扇門如何,不管發展得好好是不好,他的心態都不會起多大變化,只不過當作一種類似養成游戲繼續下去罷了。

              可也不樂意讓外部勢力隨意滲透,暗中使絆子惡心人,他自然便起了招收一張白紙一樣的孤兒培養,作為六扇門真正的核心骨干,誰也別想輕易插手進來,目前因為時間太短還看不出多少效果。

              不過李公甫有自信,等再過幾年分散到各分部的孤兒捕快展露身手爬起來,六扇門將成為一塊真正的鐵板,外部和底層可以隨意滲透,但核心卻是齊心一致誰也別想將手伸進來。

              這些,都是轉念間的想法,李公甫臉色淡然沒叫身邊陪同人員起疑,將整個小小的營地走了一圈后,對于營地管事表示了心中的滿意。

              在營地里巡視一圈,他也沒打擾教官們訓練那幫孤兒,揮退左右獨自走到營地里特意空出來的營房。

              “怎么樣夏侯兄弟,沒弄什么陰謀詭計吧!”

              隨便找了把椅子坐下,李公甫沖著空蕩蕩的營房呵呵笑道。

              “李兄,你有心了!”

              刷的一聲,夏侯的身影出現在營房,點了點頭露出滿意微笑。

              話說收羅孤兒這樣的事,很容易叫人聯想到不好的方面,夏侯就是如此。

              幾年前當他聽聞李公甫吩咐手下收羅孤兒培養時,就很有些不滿,懷疑李公甫的用心。

              李公甫光棍得緊,沒解釋什么,只是當一批孤兒到來之后,便讓夏侯去看看他們的狀況,時間一長夏侯心中的抵觸也就慢慢消散了。

              不過李公甫卻是給他按了個檢查的名義,讓他有事沒事去各處的隱秘培訓基地看一看,震懾各處營地里的管事和教官,讓他們不敢對孤兒們太過苛刻。

              這次也不例外,正好錢塘著邊新立了一處培訓營地,他便把夏侯給招了過來,讓他親眼看看李某人從來都沒忘了本心!

              “我本就沒按什么壞心,不過是正常的交易罷了!”

              李公甫輕輕一笑,不以為意道:“我給那些孤兒一條活路,還教導他們一身生存本事,他們為我辦事罷了,到了四十歲后他們如果想要退出的話,我也不會攔著當惡人!”

              夏侯點點頭,他就滿意李公甫這點,沒有旁的高官那般,身份地位高了就不拿尋常百姓的命當回事。

              他最看不慣的就是這樣的家伙,如果李公甫真的變了的話,他覺得自己也沒必要繼續跟這廝混在一起,該分道揚鑣了!

              所幸李公甫不是這樣的人,也免了他一番內心掙扎,怎么說都有十來年的交情,沒點感情怎么可能?

              “對了,你的無名武館,也該開到錢塘來了吧!”

              李公甫輕輕一笑,隨口轉換了話題,笑道:“你那武館的弟子,如今可是吃香得很,六扇門都搶不過那些鏢局和大戶!”

              是金子總要發光的,夏侯窩在府城好幾年時間,其一身武藝得到了當地武林同道的一致認可,之后想要加入他所創辦的無名武館的少年不要太多。

              夏侯剛開始一點都不在意,本著寧缺勿濫人多不好管理的原則,只是收了十幾個看得入眼的弟子慢慢培養,兼職打雜活計。

              可是后來李公甫借用六扇門的勢力,開始在整個江南以及附近江北幾省收羅孤兒,還有暗中建立的一處處六扇門后備人才培養基地,以及他作為監督使四下觀看監督的經歷,讓他對武館的經歷開始認真起來。

              有李公甫幫他指定合適的規矩,加上他多費了一些心思指點培養,還真被他在幾年時間里,培養出了一批江湖好手。

              最強的能有江湖二流水準,而且他們的根基還扎得相當牢實,以后的發展潛力也是不小,如此一來無名武館的名頭大盛,

              上門拜師的少年絡繹不絕,人數太過無名武館小了點,夏侯正為次發愁,李公甫給他出了主意:開分館!

              不僅如此,還讓他把花錢進門的富家子弟與根骨不錯,免收學費的貧家子弟分開教導,利用富家子弟的學費培養真正肯下苦功練武的貧家子弟。

              而這些貧家子弟,也是六扇門捕快的有益新血補充,讓夏侯覺得開館授徒之事大有意義,干勁更足花費的心思更多,培養出來的弟子實力都相當不錯,一進六扇門稍加培養都是妥妥的后備骨干。

              當然,練武有成的貧家子弟不僅僅只是加入六扇門一條路子,因著他們的身手不弱,府城和周邊地區的鏢局武館,還有大戶人家招收護院都是香餑餑,使得無名武館的名頭越來越大。

              要不是夏侯沒有開宗立派的想法,只怕單單靠著這些年培養出來的弟子,以及弟子們形成的一張大網,便是府城叫人難以忽視的二流頂尖幫派了。

              總之,最近幾年夏侯也是混得風生水起,在府城也算得上一號人物了!

              “已經者手安排好了,過不了幾天就開張!”

              夏侯輕笑著說道:“看樣子,我還得加大收下貧民子弟的力度,不能叫你專美于前啊!”

              “隨你怎么折騰,不過有一點卻是要注意,不要參合江湖紛爭就好!”

              李公甫也不以為意,只提醒了幾句便罷,夏侯如今也不是之前的冷漠劍客,一點都不想搭理人情世故,這些年隨著劍術修為見漲,脾氣慢慢便得溫和起來,很有一點溫潤如玉的架勢。

              他明白,這廝的劍術已經達到了一個十分驚人的高度,境界不同帶著眼界跟著起了變化,然后他整個人在潛移默化之下都起了變化。

              這是好事,之前的夏侯一直太過鋒芒畢露,這并不是什么好事,過鋼易折這話不是說著玩的,無論什么事情太走機斷都不好。

              “放心就是,我才沒心思理會所謂的江湖紛爭,為了那么點名頭,或者一本武功秘籍爭得頭破血流,有意思么?”

              夏侯撇了撇嘴一臉不屑,冷然道:“難道他們就不明白,這樣的事情身后基本上都藏有陰謀,他們不過是被點點利益誘惑的可憐蟲罷了!”

              “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

              李公甫沒好氣翻了白眼,笑罵道:“要是誰都跟你一樣,都有厲害的劍術傳承,他們自然也不會在外頭打生打絲,誰不愿意輕松自在名利雙收啊?”

              “不提這些麻煩事兒,最近我怎么聽說,錢塘這邊出了些怪事?”

              夏侯擺了擺手,自然轉換了話題好奇道:“難道你就沒興趣問一問么?”

              李公甫直翻白眼,沒好氣道:“不是還有錢塘縣衙在么,我才剛剛回老家,可不想被人說什么貪戀權勢……”

              抱歉,中午有事沒更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彩票控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sup id="nj5qa"><object id="nj5qa"></object></sup>
                  <sup id="nj5qa"><menu id="nj5qa"></menu></sup><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dl id="nj5qa"><ins id="nj5qa"><thead id="nj5qa"></thead></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ins></dl>

                        <dl id="nj5qa"><ins id="nj5qa"><small id="nj5qa"></small></ins></dl>

                        <div id="nj5qa"><tr id="nj5qa"><mark id="nj5qa"></mark></tr></div>

                          日本美女裸体三级电影 河北时时平台哪个好 比特币分分彩真假 亅亅棋牌官网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 22选5走势图幸运之门 刷彩票挣钱可靠吗 李逵劈鱼游戏 云南快乐十分直选走势图 飞鱼白条入口